词韵,词的平仄和对仗
(一)词韵

关于词韵,并没有任何正式的规定。戈载的《词林正韵》,把平上去三声分为十四部,入声分为五部,共十九部。据说是取古代著名词人的词,参酌而定的。从前用的人颇多。其实这十九部不过是把诗韵大致合并,和上章所述古体诗的宽韵差不多。现在把这十九部开列在后面,以供参考 [31]

(甲)平上去声十四部

1)平声东冬上声董肿去声送宋

2)平声江阳,上声讲养,去声绛漾。

3)平声支微齐,又灰半[32];上声纸尾又贿半;去声寘未霁,又泰半队半

4)平声鱼虞;上声语麌;去声御遇

5)平声佳半,灰半;上声蟹,又贿半;去声泰半、卦半、队半

6)平声真文,又元半,上声吻,又阮半;去声震问,又願半。

7)平声寒先,又元半;上声旱潸铣,又阮半;去声翰谏霰,又願半。

8)平声萧肴豪,上声,去声啸效号

9)平声歌,上声,去声箇。

10)平声麻,又佳半;上声马,去声禡,又卦半

11)平声庚青蒸,上声梗,去声敬径。

12)平声,上声有,去声

13)平声侵,上声寝,去声沁。

14)平声覃盐咸,上声感俭豏,去声勘艳陷

(乙)入声五部

1)屋

2)觉药

3)质物锡职缉

4)物月曷黠屑葉

5)合洽。

这十九部大约只能适合宋词的多数情况。其实在某些词人的笔下,第六部早已与第十一部、第十三部相通,第七部早已与第十四部相通。其中有语音发展的原因,也有方言的影响。

入声韵的独立性很强。某些词在习惯上是用入声韵的,例如《忆秦娥》、《念奴娇》等。

平韵与仄韵的界限也是很清楚的。某调规定用平韵,就不能用仄韵;规定用仄韵,就不能用平韵。除非有另一体。

只有上去两声是可以通押的。这种通押的情况在唐代古体诗中已经开始了。

(二)词的平仄

词的特点之一就是全部用律句或基本上用律句。最明显的律句是七言律句和言律句。有些词,一读就知道这是从七绝或七律脱胎出来的。例如《浣溪沙》四十二字,就是六个律句组成的,很像一首不粘的七律,减去第三、第七两句。这词的后开头用对仗,就像律诗颈联用对仗一样。《菩萨蛮》前后末句本来用拗句(仄平平仄平),但是后代词人许多人都用了律句,以致万树《词律》不能不在第三字注云“可仄”。如果前后末句都用了律句,那么,整首《菩萨蛮》都是七言律句和五言律句组成的了。不过要注意一点:词句常常是不粘不对的。像《菩萨蛮》开头两句虽然都是律句,但它们的平仄不是对立的。

不但五字句、七字句多数是律句,连三字句、四字句、六字句、八字句、九字句、十一字句等,也多数是律句。现在分别加以叙述。

三字句。——三字句是用七言律句或言律句的三字尾。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如“须晴日”,平仄如“俱往矣”,仄平平如“照无眠”。两个三字律句用在一起如“青箬笠,绿蓑衣”。

四字句。——四字句是用七言律句的上四字。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如“天高云淡”,仄平平如“怒髮冲冠”。两个四字律句用在一起如“唐宗宋祖,稍逊风骚”。如果先平脚后仄脚,则如“乱石穿空,惊涛拍岸”。

六字句。——六字句是四字句的扩展,我们把平起变为仄起,仄起变为平起,就扩展成为六字句。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如“我欲乘风归去”;平平仄仄平平如“红旗漫卷西风”。两个六字律句用在一起如“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八字句。——八字句往往是上三下五。如果第三字用仄声,则第五字往往用平声;如果第三字用平声,则第五字往往用仄声。下五字一般都用律句。第三字用仄声的如“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第三字用平声的如“莫等闲白了少年头”。

九字句。——九字句往往是上三下六,或上六下三,或上四下五。一般都用两个律句组合而成,至少下六字或下五字是律句。如“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十一字句[33]。——十一字句往往是上四下七,或上六下五。下五字往往是律句。如“不应有恨、何事偏向别时圆”。又如“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词中还有二字句、字句、一字[34]。现在再分别加以叙述。

二字句。——二字句一般是平仄(第一字平声,第二字仄声),而且往往是叠句。如“山下,山下”。又如王建《调笑令》,“团扇,团扇。……弦管,弦管”。个别词牌也用平平,如辛弃疾《南乡子》:“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

字句。——字句很少见。只有十六字令的第一句是一字句。

一字豆。——一字豆是词的特点之一。懂得一字豆,才不至于误解词句的平仄。有些五字句,实际上是上一下四。例如“望长城内外”,望字是一字豆,“长城内外”是四字律句。这样,“长城内外,惟莽莽”和“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就成为整齐的对仗。

特种律。——特种律句主要指的是比较特别的仄脚四字句和六字句。仄脚四字律句是“平平仄仄”,但是特种律句则是“仄平仄”(第三字必平);仄脚六字律句是“仄平仄仄”,但是特种律句则是“仄仄仄仄”(第五字必平)。《忆秦娥》前后末句,依《词律》就该是特种律句。其实,前后倒数第二句也常常用特种律句。如“马蹄碎,喇叭咽”,“苍山海,残阳血”。《如梦令》的六字句也常用特种律句。如“宁化、清流、化,路林深滑”,“直指武夷下”,“风展红旗画”。又如“昨夜雨疏骤,浓睡不消酒”,“却道海棠旧”,“应是绿肥瘦”。

拗句。——大多数的词牌都是没有拗句的。但是,也有少数词牌用一些拗句。例如《念奴娇》前后末句(如“一时多少豪杰”,“一樽江月”),《水调歌头》前第三句上六字(如“不知天上宫阙”),后第四句上六字(如“一桥飞架南北”),都是“平平平仄平仄”,就都是拗句

总之,从律句去了解词的平仄,十分之九的问题都解决了[35]

(三)词的对仗

词的对仗,有固定的,有一般用对仗的,有自由的。

固定的对仗,例如西江月前后头两句。此类固定的对仗的很少见的。

一般用对仗的(但也可以不用),例如《沁园春》前第二三两句、第四五句和第六七句,第八九两句;后第三四句和第五六句,第七八两句。又如《念奴娇》前后第五六两句。又如《浣溪沙》后头两句。

《沁园春》前第四五六七两联,如“望长城内外,惟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后第三四五六两联,如“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这是以两句对两句,跟一般对仗不同。像这样以两句对两句的对仗,称为扇面对[36]

凡前后两句字数相同的,都有用对仗的可能。例如《忆秦娥》前后末两句,《水调歌头》前第五六两句,后第六七两句,等等。但是这些地方用不用对仗完全是自由的。

词的对仗,有两点和律诗不同。第一,词的对仗不一定要以平对以仄对平。如“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又如“望长城内外,惟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城对河,是平对平;外对下,是仄对仄)。第二,词的对仗可以允许同字相对。如“千里冰封”对“万里雪飘”,又如“马蹄声碎”对“喇叭声咽”,“苍山如海”对“残阳如血”。

除了这两点之外,词的对仗跟诗的对仗是一样的。

词韵、词的平仄和对仗都是从律诗的基础上加以变化的。因此,要研究词,最好是先研究律诗。律诗研究好了,词就容易懂了。

[31]戈载《词林正韵》的韵目依照《集韵》,现在改为“平水韵”,以归一律。

[32]具体的字见于附录《诗韵举要》。下同。

[33]十字句罕见,不讨论。

[34]豆,就是读(dòu)。句稍有停顿叫豆。一字豆不须点断,只须把五字句看成“上一下四”就是了。

[35]关于词的平仄,还有许多讲究。如有些地方该用去声,有的地方该用上声,又有人以为入声、上声可以代替平声。这只是技巧的事或变通的办法,不必认为格律,所以略而不讲。

[36]诗也有扇面对,但不如词的扇面对那样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