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称
对外交流的蓬勃发展
内容介绍
文件引入
文件引入
对外交流的蓬勃发展

中国杂技艺术在国际上享有盛誉。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杂技在国际舞台上参加比赛、访问演出、有偿服务、互访考察等文化交流活动数以千计,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

1.国际赛场年年夺魁

80年代改革开放的历史潮流,把中国杂技推上了国际赛场。法国巴黎“明日”国际杂技节是世界著名杂技赛场之一,由法国拿·比斯蒂马戏协会组织为年轻的杂技马戏演员提供演出机会和经济资助,以促进杂技马戏新人的成长。1981年,广东杂技团作为中国杂技代表队首次参赛,面对十四个国家、八十五名高手的激烈竞争,戴文霞、蔡淑慈、饶祥生的《三人顶碗》获“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奖”,戴文霞表演的《滚杯》获“夏洛特市长奖”,从而拉开了参加国际大赛的序幕。此后的五年中,杭州杂技团的《转碟》、黑龙江杂技团的《蹬技》、沈阳杂技团的《高车踢碗》、战士杂技团的《钻地圈》和《抖空竹》、前进杂技团的《狮子舞》、上海杂技团的《对手顶碗》等,又连连获得金奖。特别是1986年中国杂技代表队派出前进杂技团、北京杂技团联袂表演的《车技》和南京杂技团的《手技》两个节目,都受到观众和评委的一致好评,双双得了赛场的最高分,主办单位不得不破例增设了一项总统奖,使中国杂技在同一赛事中获得两个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奖。中国杂技在巴黎创造了五连冠的优异成绩。此后中国杂技代表团又先后参加1987年至1998年之间的十二届“明日”杂技节大赛,又获得十二个金奖。它们分别有:济南杂技团的《蹬板凳》,长春杂技团的《高空高低钢丝》,广西杂技团的《抖杠》,福建杂技团的《单拐倒立》,内蒙杂技团的《四人踢碗》,河北杂技团的《四人顶技》,沈阳杂技团的《腾空飞杠》,战旗杂技团的《双飞燕》、《阿昌射日》,战士杂技团的《女子大跳板》、《银色畅想》等。在“明日”杂技的十七次比赛中共获得二十多个金奖,其中包括十三个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奖。

从1987年起法国巴黎在举办“明日”杂技节的同时,又举办了世界“未来”杂技马戏比赛,为少年杂技人的发展增设了一块展示才华的园地。中国许多少年杂技学员都参加过这项赛事,安徽杂技团的《排椅》、中国杂技团的《对传花坛》和《晃管》、漯河杂技团的《三人钻桶》、南京杂技团的《顶碗》、战士杂技团的《柔术转毯》、重庆杂技团的《舞流星》、北京杂技团的《抖空竹的小妞妞》、天津杂技团的《单手倒立》、沈阳杂技团的《少林晨练》、战旗杂技团的《阿细跳月》等十二个节目获得金奖,其中包括三个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奖。

蒙特卡洛国际马戏节,有杂技界奥运会的美名,是西方世界又一著名大赛场。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也常派代表队去参赛。1983年,武汉杂技团李莉萍表演的《顶碗》,以其高超技艺赢得了“金小丑”奖。一位法国雕塑家,精心为李莉萍塑造了一尊铜像,陈列在赛场大厅,在摩纳哥掀起了一股中国杂技热。此后的十几年中,山东杂技团的《蹬板凳》、《女子车技》,战士杂技团的《双人顶碗》、《女子大跳板》等,经过奋力拼搏,在十度比赛中获六个“金小丑”奖。中国代表队还参加了少年组的“摩纳哥斯特芬妮公主杯”金K奖比赛。广州杂技团的《对手转毯》、《球技》、《秋千顶技》,安庆杂技团的《滚杯》,战士杂技团的《向太阳》,中国杂技团的《抖空竹》等均曾获金K奖。

中国杂技在英国举办的“世界杂技锦标赛”、意大利世界滑稽大赛、古巴国际马戏节、布达佩斯国际杂技马戏节、比利时希望之路国际杂技大赛、维罗纳国际杂技节、瑞典公主杯杂技比赛、莫斯科国际马戏节等众多具有国际影响的赛事,均取得优异成绩。

1989年,中国魔术也首次登上国际赛场。在第三届索菲亚国际魔术节上,中国人民解放军海政文工团杨宝林的《古彩戏法》和《小戏法》以浓郁的民族特色获得普通魔术、近景魔术两项总分第一,从而夺得大奖,实现了国际魔术大赛零的突破。1992年中国铁路杂技团的《擦镜子》在“意大利国际丑角”比赛中获得金奖,这是滑稽表演方面的首次夺魁。

二十年来,中国杂技已参加了十几个国际赛场的上百次比赛,共获得首奖、金奖九十余项。参赛的演员从单一的青年人发展为老、中、青、少各个层次,参赛的节目从单一的地面杂技发展为高空、魔术、滑稽各大门类,展示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杂技全面发展的生动局面。经过二十年的不懈努力,中国杂技在世界杂坛声誉与日俱增,被世界同行誉为杂技大国。许多国际比赛认为没有中国参加就不完美。

随着中国杂技登上国际赛场,中国杂技家也频频出任国际大赛评委。1983年“明日”国际杂技节首次聘请中国杂协主席、著名杂技表演艺术家夏菊花出任第六届“明日”杂技节评委。此后中国杂协副主席王峰、兰天、李甡、阿良,杂技专家许淑娥、宁根福、张德华、李西宁、何天宠、侯全根、林建,魔术家傅腾龙等,都曾应邀担任过蒙特卡洛、法国巴黎、古巴、保加利亚、意大利等赛事评委。中国杂技艺术家们以丰富的经验和精深的见解,在世界杂坛发挥着重要影响,为中外杂技交流作出了新的贡献。

2.开拓东方国际赛场为了进一步增进中国杂技的世界影响,扩大中外经济文化方面的交流与合作,1987年在河北省政府和文化部、中国杂协的共同努力下,举办了以著名杂技之乡吴桥命名的“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节”。这是在世界东方,在中国举办的第一个国际杂技节赛。经过十多年的风雨历程,已成功地举办了六届,在国际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并已跻身世界杂技赛事三甲之列。参赛团队从几个发展到几十个,到1997年,已达到三十多个国家七十多个节目。曾经三次参加吴桥节的俄罗斯马戏艺术科学院院长谢尔盖玛卡洛夫,认为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在组织工作上、节目质量上完全可以和世界最高水平的杂技节-蒙特卡洛杂技节相媲美。杂技节期间的一系列研讨活动,都是吴桥节所特有的,对推动世界杂技艺术的交流和发展有重大意义。法国“明日”杂技节主席多米尼克·莫克莱尔说:“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节在世界赛场中的地位很重要,特别是在东方发挥着重要作用,中国杂技的历史地位通过它来显示。”

继吴桥国际杂技节赛的举办,1992年又在武汉开辟了“中国武汉国际杂技节”。1998年10月举行了第四届黄鹤杯大赛。它与吴桥节一南一北成为颇具规模的东方赛场。为了促进魔术艺术的交流与发展,1995年上海举办了“首届上海国际魔术节”,开辟了东方国际魔术赛场。1997年上海国际魔术节参赛选手三百多名,五天的时间里举行了比赛、展演、座谈交流、精品展演、道具展销、参观腾龙魔术城堡等十一项活动。

3.汇入世界商演市场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改革开放形势的迅速发展,中国杂技开始频繁地对外进行商业性演出,这是中国杂技近二十年的一大特点。上海杂技团一行六十六人1980年3月赴美国进行商业性演出,受到卡特总统的接见,不但赚得外汇收入,还使更多的美国人看到了中国杂技。紧接着美国又邀请广东省杂技团赴美国、加拿大商演,从此在美洲掀起了“中国杂技热”。同年,南京杂技团则在南太平洋掀起了中国杂技的热潮,以至后来澳大利亚两次派学员到南京杂技团来学艺,第一批学员就有七十五人之多。此后,每年都有一个或几个团队去美国商演。

80年代中期又开展了加盟世界大马戏团的演出。1986年世界杂坛最负盛名的美国玲玲马戏团邀请上海杂技团领衔“中国年”的演出,反响非凡。从此这种合作形式持续十年之久,福建、天津、沧州、河北等多个杂技团参加了这个活动。90年代加拿大太阳马戏团走红世界,但它的每个晚会都有中国的杂技团和中国演员加盟表演。在德国、挪威、日本,都有不同形式的商演,博览会、游乐场、电视台都有中国杂技的身影。据统计,每年杂技商演创汇占整个对外演出创汇率的80%以上。演出的经济效益,又为杂技事业的发展创造了更好的物质条件,进一步促进了杂技创演的繁荣。

改革开放以来杂技的发展
20世纪
06-63
杂技
20世纪的中国杂技
20世纪的中国文学艺术卷
20世纪